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动态 >

澳洋科技

更新时间:2021-09-15 05:17:07

  澳洋科技-四川信托

   转眼,又到了2014年,我们再次入市。那年春节过后,我觉得股市的机会来了。原因很简单,就是房地产要倒闭了。这次失败并不是说我宏观经济预测很好,而是我身边的朋友对房地产投资都持谨慎和怀疑的态度,媒体也天天提到过热的房地产需要调控和转型。一旦房地产衰退必然导致流动性增加,热钱就没地方放了。此外,当时的沪深股市已经熊市多年。这两个因素让我对这次牛市充满期待。春节过后,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激活我的股票账户。因为已经很多年没运营了,原来的销售部也没了。打了好一轮电话,我终于找到了自己账户的位置,转到了离家近的经纪人那里。所有手续办完之后,我并不急于入市。因为长期远离市场,对股市有点陌生。幸运的是,经过多次跳槽,前合伙人越来越好,成为了一家金融机构的投资总监。我找到他,聊了聊最近的市场情况。我的小朋友劝我不要担心。俗话说,最好是翻穷,等到七八月份再入市。而且,我一定要买创业板,因为它代表了一个新的行业,做了两年小牛。

   另一只印象深刻的股票是四川长虹。那时候,长虹真的涨得像彩虹一样。刚开始的时候我就插手了。幸运的是,稍微加了点后就下车了,只赚了几千块。这只股票终于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涨了六倍,和SDB一起成为了传奇。为什么幸运?对我来说,当时在这只股票上没有赚到很多钱是一件好事。如果你赚了,我相信你会头脑发热,破产,把所有的钱都投入股市。当时我只是靠着每个周末报纸上的k线图来选股。

   最近的一个失败案例是我在年底买了威宁健康。当时买的时候对医疗信息化的轨迹、医院信息系统升级的政策、疫情因素导致的互联网医疗、SaaS预期都非常看好。我认为这个行业的领头羊威宁健康有望迎来业绩爆发。然而,在持有了7个月后,它并没有等待业绩的爆发,反而有所下滑。这种情况不符合我的投资体系,我就卖了。虽然损失小,但时间成本相对较高。反思这项投资会暴露我的两个缺点。首先,我对基于项目的软件行业了解不深。对于这类强调服务响应时间的医疗软件公司,由于地域原因行业集中度不高,由于技术原因行业门槛不高。我对这两个问题的理解还不够深刻。第二,左侧买入的问题。左侧购买对个人研究深度要求更高。虽然右侧买入的成本会高很多,持有股票的心理没有左侧稳定,但右侧买入的确定性更强。

   因为时间太长,我记不清进入市场的具体原因。应该和当年的牛市有关,从1996年1月的500点涨到1997年5月的1500点。我是1996年春节后进入市场的。当时营业部开户需要5万元。我和两个朋友凑了5万元,赶到白石桥CTS营业部开户,就这样开始了追求财富增长的事业。


上一篇:原油期货
下一篇:坦桑尼亚货币